欢迎

后非那雄胺综合症基金会的主要任务是为关于后那雄胺综合征(PFS)的表征,基础生物学机制及治疗的研究提供资金。还包括提高公众对 PFS的认识,并为患有这种疾病的患者提供支持。

阅读我们的 FDA公民请愿书 从市场上删除非那雄胺.

全球不良药物反应报告

全球不良药物反应报告

发表的PFS研究报告

发表的PFS研究报告

全球已知的自杀事件

全球已知的自杀事件

医生和研究人员声明

医生和研究人员声明

发出PFS警告的国家

发出PFS警告的国家

全球媒体报道

全球媒体报道

来源

患者服务

与其他PFS患者联系

咨询资深医生

报告你的副作用

阅读最新的医学研究

医生和研究人员声明

使用非那雄胺治疗脱发就像用 大炮射击麻雀一样。

用非那雄胺治疗脱发就像用大炮射击麻雀一样。这种药阻碍超级荷尔蒙发挥作用的同时还阻碍影响人思维情绪和精神状态的其他荷尔蒙。停用药物实际上本应让激素再次发挥作用,但很显然,这些男性的前列腺,大脑甚至整个人体都会出现严重的问题。

I Didn’t Want to Go Bald. A Pill the Doctor Gave Me Destroyed My Life (English translation): Die Zeit, Feb. 22, 2018

Michael Zitzmann, MD, Andrology Professor
University of Munster, Germany

我们不建议男性服用非那雄胺,尤其是年轻的男性。

我们当然非常谨慎,因为我们知道其副作用。我们不建议男性服用非那雄胺,尤其是年轻的男性。 他们服用的时间越长,所经历的持续副作用和停药后的风险就越大

Do Anti-Baldness Remedies Make You Impotent? Puls, SRF-TV, May 7, 2018

Doris Mannhard, MD, Urologist
University Hospital Zürich

我们首次证明了PFS 患者SRD5A2启动子的 组织特异性甲基化模 式。

我们首次证明了PFS患者SRD5A2启动子的组织特异性甲基化模式,这可以体现出先前在PFS中描述的神经活性类固醇水平和行为障碍的重要机制。PFS患者同对照检验组相比,其SRD5A2启动子在CSF中的甲基化更加频繁。(56.3% 比7.7%)

Altered methylation pattern of the SRD5A2 gene in cerebrospinal fluid of post-finasteride patients: a pilot study: Endocrine Connections, July, 2019

Roberto Melcangi, PhD, Head of Neuroendocrinology, Department of Pharmacological and Biomolecular Sciences
University of Milano

FDA担心未发育成熟的患者使用非那雄 胺未来可能会有长期风险。

非那雄胺抑制II型5(α) – 还原酶,能将睾酮代谢为有效的雄激素5(α)-二氢睾酮。FDA担心未发育成熟的患者使用非那雄胺可能会对今后的生长发育和性功能造成损害。

FDA response to Merck & Co.’s citizen petition requesting that finasteride be added to the List of Approved Drugs for Which Additional Pediatric Information May Produce Health Benefits in the Pediatric Population: May 2000

 

 

Janet Woodcock, MD,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Drug Evaluation and Research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