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文献

非那雄胺后患者脑脊液中SRD5A2基因的甲基化模式改变:一项初步研究

在大鼠模型中的最新发现证实,表观遗传过程的改变,包括异常的DNA甲基转移酶蛋白水平和增加的整体DNA甲基化水平,与焦虑和抑郁样行为有关。我们在正常血压性脑积水个体的CNS细胞中发现高水平的甲基化SRD5A2,显示出与其他所有对照受试者均不相同的表观遗传状态,这进一步支持了DNA甲基化模式与神经系统疾病之间的联系。如果在产前确定异常的SRD5A2启动子甲基化,则这些受试者可能易患PFS和大脑中神经活性类固醇水平的改变。在这种情况下,非那雄胺的治疗可能会沉淀与这种特定表观遗传模式相关的休眠性抑郁表型。总之,我们的结果证明PFS患者以组织特异性方式使SRD5A2启动子甲基化。这种表观遗传模式是在产前建立还是由非那雄胺治疗尚不能确定,但​​这项研究指出了这种特定甲基化模式的相关性及其与神经活性类固醇水平及其作用的相关性。

Melcangi RC, Casarini L, Marino M, Santi D, Sperduti S, Giatti S, Diviccaro S, et al. Endocr Connect. 2019 Jul 1. pii: EC-19-0199.R1. doi: 10.1530/EC-19-0199. [Endocrine Connections]

男性服用系统皮肤病药物治疗的性功能障碍:系统评价

尽管有一些证据表明服用5毫克和10毫克非那雄胺的患者发生性功能障碍,但大多数研究都描述了性欲降低,阳ot和射精障碍的相对常见的不良反应...我们确定了5项研究不支持增加的比率 1 mg非那雄胺用于雄激素性脱发的男性性功能障碍的治疗方法。 但是,我们认为描述性功能障碍发生率增加的证据更具说服力。 我们确定了10项研究,这些研究表明了包括ED和性欲降低在内的性不良反应。本综述中鉴定的三项研究描述了所有患者中性功能障碍的完全可逆性,但是11项研究描述了经历不可逆的不良反应的患者。 在对11909名患者进行的回顾性研究中,这些发现最令人信服,他们确定了167名持续性ED。

Zakhem, George A. et 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非那雄胺诱导的2型5α-还原酶抑制作用可能导致肾脏损害—动物,实验研究

结论

非那雄胺对成年雄性大鼠的治疗导致雄激素受体表达减少及其在肾皮质内的细胞移位。

2.类固醇激素失衡失调的大鼠肾脏的病理形态学改变(肾小球硬化,肾小管硬化,肾小球增生异常和具有管腔扩张的肾小管)与细胞内连接蛋白表达降低有关。

3.病理改变的回旋小管区域中肾细胞凋亡/增殖比的变化和淋巴细胞数量的增加伴随着雄激素/雌激素稳态的减弱。

尽管尚未对先前接受非那雄胺的动物进行外源DHT补充治疗的研究,但可以建议这些来自实验动物模型的证据表明,肾功能不全或肾移植后补充雄激素或药理作用的患者(即由于DHT缺乏对肾脏疾病的发展可能产生不良影响,因此应特别控制非那雄胺引起的DHT缺乏,并应进行扩展的诊断。

Baig MS, Kolasa-Wołosiuk A, Pilutin A, Safranow K, Baranowska-Bosiacka I, Kabat-Koperska J, Wiszniewska B.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19, 16(10), 1726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接受类固醇5α-还原酶抑制剂的男性2型糖尿病的发病率:基于人群的队列研究

结论:暴露于5α-还原酶抑制剂的良性前列腺增生男性比接受坦索罗辛的男性患新发2型糖尿病的风险更高,但接受度他雄胺的男性和接受非那雄胺的男性之间没有差异。 可能需要对开始使用这些药物的男性进行额外的监测,尤其是在那些具有其他2型糖尿病危险因素的男性中。

Wei L, Chia-Cheng Lai E, Kao-Yang Y, Walker BR, MacDonald TM, Andrew R. BMJ 2019;365:l1204. [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美国FDA不良反应事件报告系统结果显示: 非那雄胺增加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 的几率

非那雄胺穿过血脑屏障,因此降低了整体雄激素的活性。 在一些研究中,雄激素水平的降低与[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和睡眠效率的降低有关。用非那雄胺治疗OSA与在不良反应事件报告系统(FAERS)中出现的其他药物治疗OSA相比,前者出现不良反应的有1490例而后者有11390例。结论:非那雄胺与OSA发病率增高有关,而这一发现之前从未报道过。

Gupta MA, Vujcic B, Sheridan AD, Gupta AK. Finasteride is Associated with a Higher Odds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OSA): Results from the US FDA Adverse Events Reporting System (FAERS) [Sleep]

后非那雄胺综合征:回顾当前的文献

在过去的十年中,人们越来越多地研究了男性在用5α-还原酶抑制剂治疗BPH或AGA后所报告的持续症状。 然而,许多研究是通过调查寻求PFS疗法的患者或专门的PFS在线论坛进行的,这可能出现选择偏差和回忆偏差的情况。并且还缺乏随机临床试验来更明确地概述5α-还原酶抑制剂与持久性不良反应之间的关系。 此外,许多研究将重点放在非那雄胺的副作用上,而忽视由度他雄胺造成的PFS。 尚未明确概述或调查PFS症状的治疗方案。

Than, J. K., Rodriguez, K., & Khera, M. (2018). Post-finasteride Syndrome: A Review of Current Literature. Current Sexual Health Reports, 10(3), 152–157. doi:10.1007/s11930-018-0163-4 [Curr Sex Health Rep]

后非那雄胺综合征是一种药物诱发的表观 遗传临床表现,是由内分泌干扰导致的

非那雄胺损害神经甾体的生物合成和功能。神经甾体是中枢(CNS)以及外周神经系统功能的关键调节剂,它能调节许多神经递质受体,例如γ氨基丁酸受体。因此,非那雄胺导致神经内分泌干扰,这是关键信号分子生物合成的产物,这种干扰导致了病理生理状态,将会抑制从性活动,情绪到认知的一系列生理功能的生化途径。此外,在基因表达方面,非那雄胺诱导的表观遗传变化包括雄激素受体(AR)上调,组蛋白乙酰化增加,甲基化导致的不良后果,如:多巴胺信号功能受损和其他神经递质受体调节功能受损。这些变化可能是引起持续或永久不良反应的潜在机制,表现为焦虑,抑郁和自杀意念等。医学界不能对这种让年轻男性失去活力的罕见病症视而不见。

Diviccaro S, Giatti S, Borgo F, Barcella M, Borghi E, Trejo JL, Garcia-Segura LM, Melcangi RC. 2018 Sep 18;99:206-215. doi: 10.1016/j.psyneuen.2018.09.021.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

后非那雄胺综合征是一种药物诱发的表观 遗传临床表现,是由内分泌干扰导致的

非那雄胺损害神经甾体的生物合成和功能。神经甾体是中枢(CNS)以及外周神经系统功能的关键调节剂,它能调节许多神经递质受体,例如γ氨基丁酸受体。因此,非那雄胺导致神经内分泌干扰,这是关键信号分子生物合成的产物,这种干扰导致了病理生理状态,将会抑制从性活动,情绪到认知的一系列生理功能的生化途径。此外,在基因表达方面,非那雄胺诱导的表观遗传变化包括雄激素受体(AR)上调,组蛋白乙酰化增加,甲基化导致的不良后果,如:多巴胺信号功能受损和其他神经递质受体调节功能受损。这些变化可能是引起持续或永久不良反应的潜在机制,表现为焦虑,抑郁和自杀意念等。医学界不能对这种让年轻男性失去活力的罕见病症视而不见。

Traish, A.M. Curr Sex Health Rep (2018) 10: 88. https://doi.org/10.1007/s11930-018-0161-6 [Curr Sex Health Rep]

5α-还原酶抑制剂的副作用:一部分患者 出现持续的性欲减少,勃起功能障碍和抑 郁的症状

用5a-RIs治疗虽然可以缓解BPH患者泌尿系统出现的症状,防止脱发,但一些个体中出现显著的副作用,包括性欲减退,ED,射精功能障碍和潜在的抑郁。病情严重到让他们想要放弃治疗。最近的研究结果表明,用5a-RIs治疗会对心血管产生严重的不良影响。因此,应该注意这些药物对血管健康的影响。这些观察结果表明,应慎用5a-Ris治疗BPH或脱发。

Traish AM, Hassani J, Guay AT, Zitzmann M, Hansen ML, et al. Adverse side effects of 5α-reductase inhibitors therapy: persistent diminished libido and erectile dysfunction and depression in a subset of patients. J Sex Med. 2011 Mar;8(3):872-84. doi: 10.1111/j.1743-6109.2010.02157.x. Epub 2010 Dec 22. [PubMed]

有持续性副作用的前非那雄胺使用者出现 抑郁症状和自杀的念头

61名曾经身体健康的非那雄胺使用者出现了持续的性副作用, 他们之中有11%的患者出现了轻度抑郁,28%的患者为中度抑郁,36%的患者为重度抑郁。 39%的前非那雄胺使用者有自杀倾向,另有5%的人表示“我想自杀”。对照组中的脱发青年男性没有服用过非那雄胺,目前没有精神疾病,也没有其病史,未服用过其相关药物,他们出现抑郁症状和自杀倾向的相应率明显低于前者。事实证明,非那雄胺穿过血脑屏障并阻断5α-还原酶,降低了睾酮,黄体酮和脱氧皮质酮这些神经活性类固醇的浓度。在几项人类研究中,浓度降低的神经活性类固醇与抑郁有关。虽然非那雄胺对人脑的影响知之甚少,但临床医生以及潜在的非那雄胺使用者应该意识到这种药物的严重潜在风险,特别是当它用于延缓衰老时。这是第一项记(前)非那雄胺使用者产生自杀想法的研究。

Irwig MS.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suicidal thoughts among former users of finasteride with persistent sexual side effects. J Clin Psychiatry. 2012 Sep;73(9):1220-3. doi: 10.4088/JCP.12m07887. Epub 2012 Aug 7. [PubMed]

曾经服用过非那雄胺的患者出现持续的性 副作用,其雄激素水平和精液参数

最近药品上市后研究和[FDA]发现,1毫克用于雄激素性脱发的非那雄胺与持续的性和非性副作用有关。现在的研究是有持续的性副作用的非那雄胺健康前用户患有血清雄激素和精子缺乏症的几率是否较高。19名参与者中有3人(16%)患有严重的少精子症(<500万/毫升)。 平均和中位运动性分别为50%(23%)和50%,9名参与者中有4名(44%)有2名精子运动性低。

Irwig MS. Androgen levels and semen parameters among former users of finasteride with persistent sexual adverse effects. JAMA Dermatol. 2014 Dec;150(12):1361-3. doi: 10.1001/jamadermatol.2014.1830. [PubMed]

非那雄胺持续的性副作用:它们会是永久 性的吗?

一组54名之前服用过非那雄胺的使用者中,他们出现至少3个月的持续性性副作用,96%的人在9-16个月(平均14个月)后进行重新评估时仍出现这些不良反应,提高了永久性的可能性。为了解释非那雄胺对神经的长期影响,降低神经活性类固醇的浓度可能会影响大脑中负责性功能区域神经元结构的可塑性。受试者最常见的变化包括精液质量和射精量减少,阴茎尺寸减小,阴茎弯曲或感觉减弱,自发性勃起减少,睾丸尺寸减小,睾丸疼痛和前列腺炎,这些都是泌尿生殖系统方面的问题。许多受试者还注意到他们的智力,睡眠模式和(或)抑郁症状发生了变化。许多受试者的性方面出现身心不协调的情况。还可以进一步通过对5a还原酶和雄激素受体的多态性进行遗传学研究来确定对非那雄胺的敏感群体。这需要通过有效的仪器进一步研究与非那雄胺相关的持续非性副作用。

Irwig, MS. Persistent sexual side effects of finasteride: could they be permanent? J Sex Med. 2012 Nov;9(11):2927-32. doi: 10.1111/j.1743-6109.2012.02846.x. Epub 2012 Jul 12. [PubMed]

亚慢性非那雄胺治疗和戒断对雄性大鼠 脑内神经活性类固醇及其受体的影响

很少有人研究非那雄胺对大脑的影响。因此,亚慢性非那雄胺治疗的效果以及戒断对血浆,脑脊髓液和一些脑区域中的神经活性类固醇水平的影响已经在雄性大鼠的体内进行了评估。在亚慢性治疗后,检测到以下效果:(i)根据所考虑的隔室,神经活性类固醇水平发生了改变,不仅在5α-还原代谢物中,而且在其前体和来自其他类固醇生成途径的神经活性类固醇中也是如此。(ii) 大脑皮层中雄激素受体和小脑中GABA-A受体的β3亚单位的上调。在最后一次治疗后一个月(即停药期),一些影响持续存在,此外,神经活性类固醇水平,类固醇受体和GABA-A受体亚单位发生了变化。这些研究结果表明非那雄胺治疗可能对脑功能有广泛的影响。

Giatti S, Foglio B, Romano S, Pesaresi M, Panzica G, Garcia-Segura LM, Caruso D, Melcangi RC, et al. Effects of Subchronic Finasteride Treatment and Withdrawal on Neuroactive Steroid Levels and Their Receptors in the Male Rat Brain. Neuroendocrinology. 2016;103(6):746-57. doi: 10.1159/000442982. Epub 2015 Dec 9. [PubMed]

揭秘人体生理学中的5α-还原酶

5α-还原酶是一类同工酶,它不仅在睾酮,而且在黄体酮,DOC,醛固酮和皮质醇转化为一系列神经活性类固醇的过程中发挥着关键作用,这些类固醇调节人体生理学中的多种功能。神经活性类固醇激素调节人体生理学中的多种功能,包括性别分化调节,神经保护,记忆增强,焦虑,睡眠和压力等。直到最近,人们认为5α-还原酶抑制剂的副作用小且耐受性良好。然而新的消息表明,这些药物可能会对性功能有损伤,性欲,勃起和性高潮都会受到影响。最近在动物模型中的研究表明,这些药物改变阴茎的组织结构和其中一氧化氮的合酶功能,这会导致勃起功能障碍。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药物的作用对于一部分患者来说是持久的,并可能是不可逆转的。这些抑制剂与抑郁症有明显的关联,会对大脑产生的潜在不利影响。

Traish, AM. 5α-reductases in human physiology: an unfolding story. Endocr Pract. 2012 Nov-Dec;18(6):965-75. doi: 10.4158/12108.RA. [PubMed]

5-α还原酶抑制剂对勃起功能,性欲和射 精的影响

5ARI的临床试验报告显示,新生勃起功能障碍的患病率为5-9%。 使用5ARI导致的循环二氢睾酮(DHT)减少与性欲和/或性高潮减少有关。 性方面的不良反映会导致自尊心降低,生活质量下降,亲密关系难以维持。抑制5ARI还会影响孕酮和脱氧皮质酮水平,并可能改变心理功能,包括抑郁,忧郁的加重和丧失总体幸福感。尚未深入研究使用5ARI的患者的射精功能障碍问题。接受5ARI治疗的患者应了解潜在的性和心理方面的不良反应。未来的临床研究需要进一步探究这类药物相关的性副作用。

Gur S, Kadowitz PJ, Hellstrom WJ, et al. Effects of 5-alpha reductase inhibitors on erectile function, sexual desire and ejaculation. Expert Opin Drug Saf. 2013 Jan;12(1):81-90. doi: 10.1517/14740338.2013.742885. Epub 2012 Nov 22. [PubMed]

临床试验中的不良事件报告:非那雄胺治 疗雄激素性脱发的荟萃分析

结果:在34项临床试验中,没有一项具有充分的安全性报告,19项部分充分,12项不充分,3项未出现不良事件。漏斗图不对称,性副作用的优势比偏低,表明系统检测不足。没有评估盲法充分性的报告,18项(53%)出现了利益冲突问题,19项(56%)收到了制药公司的资金。 34项试验中有26项(76%)的药物安全性评估持续时间为1年或更短。临床数据库中5704名接受非那雄胺(一天摄入1.25 mg或更少)治疗AGA(雄激素性秃发)的男性,只有31%符合制造商完整处方信息中引用的关键试验的纳入标准,33%服用非那雄胺超过1年。结论及相关性:从非那雄胺在AGA男性患者中的临床试验中获得的毒性信息非常有限,质量不佳,似乎有系统偏倚。将非那雄胺用于一组患AGA的男性的常规治疗中,大多数人不在支持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AGA的关键研究之内。发表的临床试验报告信息不足,因此不能确定用非那雄胺治疗AGA的安全性。

Belknap SM, Aslam I, Kiguradze T, Temps WH, Yarnold PR, Cashy J, Brannigan RE, Micali G, Nardone B, West DP, et al.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in Clinical Trials of Finasteride for Androgenic Alopecia: A Meta-analysis. JAMA Dermatol. 2015 Jun;151(6):600-6. doi: 10.1001/jamadermatol.2015.36. [PubMed]

非那雄胺,而非坦索罗辛,可加重勃起功 能障碍,并降低良性前列腺增生(BPH)患 者的睾酮水平

结论:本研究表明,BPH患者长期服用5α-RIs而不服用坦索罗辛与ED的持续恶化有关,这与之前的说法相反,而且这种恶化不能通过持续治疗来解决。 最重要的是,似乎5α-RIs而非坦索罗辛导致肝脏内T水平的下降和AMS评分以及AST和ALT的增加。这些发现引起了对5α-RI疗法长期安全性的关注。 敦促临床医生在开始5α-RIs治疗前与患者探讨其影响。

Traish AM, Haider KS, Doros G, Haider A, et al. Finasteride, not tamsulosin, increases the severity of erectile dysfunction and decreases testosterone levels in men with 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 Horm Mol Biol Clin Investig. 2015 Sep;23(3):85-96. doi: 10.1515/hmbci-2015-0015. [PubMed]

关于5α还原酶抑制剂治疗男性型秃头症 的安全性问题

最近上市后的报告和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分析记录了一小部分服用1毫克非那雄胺治疗雄激素性脱发的年轻男性所出现的持续性和非性副作用。 虽然人类尚未理解性副作用的机制,但一项研究发现,脑脊液中二氢睾酮,黄体酮,二氢孕酮和异丙肾上腺素的浓度较低,睾酮,5α-雄甾烷-3α,17β-二醇和孕烯醇酮的含量较高。另一项研究发现,平均停用非那雄胺5年后,人类包皮中雄激素受体上调。

Irwig MS. Safety concerns regarding 5α reductase inhibitors for the treatment of androgenetic alopecia. Curr Opin Endocrinol Diabetes Obes. 2015 Jun;22(3):248-53. doi: 10.1097/MED.0000000000000158. [PubMed]

非那雄胺对男性型脱发的持续性副作用

用非那雄胺治疗MPHL的其他健康男性的一部分在与药物的时间关联中产生了持续的性副作用。 大多数男性出现多种性功能障碍,94%的男性性欲低下,92%的男性勃起功能障碍,92%的男性出现性冲动减少,69%的男性出现性高潮问题。持续的性副作用平均持续了40个月以上,20%的受试者的副作用持续6年以上。 平均每月性生活次数从服用非那雄胺前的25.8次降至服用非那雄胺后的8.8次(P <0.0001)。 非那雄胺使用前后的性功能障碍总分从7.4增加到21.6(P <0.0001)。 治疗MPHL的医生应该向患者说明非那雄胺可能会造成持续的性副作用。

Irwig MS, Kolukula S, et al.Persistent sexual side effects of finasteride for male pattern hair loss. J Sex Med. 2011 Jun;8(6):1747-53. doi: 10.1111/j.1743-6109.2011.02255.x. Epub 2011 Mar 18. [PubMed]

非那雄胺对情绪的作用:愚人金

非那雄胺的使用者出现严重的身体和情绪不良反应,统称为非那雄胺后综合症。有限的研究探讨了非那雄胺综合征的心理学推论以及先前存在的Axis I和Axis II心理健康状况。这项研究的一个重要发现是几乎57%(n = 97)的男性诊断出患有精神病,28%(n = 27)的男性的一级亲属有患有心理健康疾病,这一组17人只有家族病史。 根据贝克抑郁量表显示,近50%接受调查的男性临床诊断为严重的抑郁症,34%的人通过贝克焦虑量表测出焦虑症。

Ganzer CA, Jacobs AR, et al. Emotional Consequences of Finasteride: Fool’s Gold. Am J Mens Health. 2018 Jan; 12(1): 90–95. Published online 2016 Feb 11. doi: 10.1177/1557988316631624. PMCID: PMC5734544. PMID: 26868914. [PubMed]

服用非那雄胺的男性脱发患者产生持续的 性副作用,有关其包皮雄激素受体和神经 结构密度的免疫组织化学评价

非那雄胺仍然是治疗AGA最常用的药物之AGA这是一种独特的脱发模式,包括发际线后移和秃顶,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常见。然而,由于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年轻受试者每日口服非那雄胺会产生一些严重的副作用,因此他们的治疗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我们的评估显示,受严重性副作用影响的患者在服用非那雄胺很长一段时间后(大约平均5年),其包皮真皮样本中某些类型细胞的AR核水平显著增加,基质细胞和上皮细胞AR核水平显著增加得尤为显著。因为我们的患者出现局部雄激素缺乏的征兆,所以确定这种现象是否由于无法在细胞核内表达和(或)无法将AR移至细胞核内,尤其是生殖组织的细胞内变得十分重要。由于非那雄胺抑制T转化为维持雄激素活性的DHT,因此容易受非那雄胺副作用影响的人群长期使用非那雄胺会让年轻男性出现衰老的迹象。一旦局部雄激素水平重新建立,雄激素抑制剂产生的某些作用无法逆转。因此人们很容易推测, 缺乏雄激素引起的早衰(即人为降低DHT浓度)造成患者在停用非那雄胺数月后甚至永久性地受到性副作用的影响。

Di Loreto C, La Marra F, Mazzon G, Belgrano E, Trombetta C, Cauci S, et al. Immunohistochemical evaluation of androgen receptor and nerve structure density in human prepuce from patients with persistent sexual side effects after finasteride use for androgenetic alopecia. PLoS One. 2014 Jun 24;9(6):e100237. doi: 10.1371/journal.pone.0100237. eCollection 2014. [PubMed]

用非那雄胺治疗男性型脱发的患者在停药 后表现出脑脊液和血浆中神经活性类固醇 水平的改变

通过观察一部分接受男性脱发治疗的患者,我们发现即使停用非那雄胺也会出现持续的性副作用以及焦虑或者抑郁症状。由于非那雄胺能够阻断黄体酮(PROG)和(或)睾酮(T)代谢,我们通过液相色谱- 串联质谱法评估后非那雄胺患者和健康对照组的血浆和脑脊液(CSF)样本中几种神经活性类固醇的水平。检查显示,后非那雄胺患者出现肌肉僵硬,痉挛,震颤和慢性疲劳的症状,但没有任何肌肉紊乱或强度降低的临床证据。尽管严重的焦虑/抑郁症状出现的次数变化不定,但总体而言,所有受试者的神经精神模式都十分复杂且持续时间较长目前的观察结果显示,即使停用非那雄胺,与抑郁症状相关的神经活性类固醇水平依然产生变化。

Caruso D, Abbiati F, Giatti S, Romano S, Fusco L, Cavaletti G, Melcangi RC, et al. Patients treated for male pattern hair with finasteride show, after discontinuation of the drug, altered levels of neuroactive steroids in cerebrospinal fluid and plasma. J Steroid Biochem Mol Biol. 2015 Feb;146:74-9. doi: 10.1016/j.jsbmb.2014.03.012. Epub 2014 Apr 6. [PubMed]

5α-还原酶抑制剂治疗的副作用:性功能 障碍,高格里森级分级前列腺癌和抑郁症

大量证据表明服用[非那雄胺和度他雄胺]会对健康产生严重和潜在的不良影响。包括性欲丧失或降低,勃起功能障碍,性高潮和射精功能障碍,高级PCa肿瘤,潜在的不良心血管疾病和抑郁。这些副作用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潜在有害的,而对于年轻男性来说,这些副作用则可能是持久或不可逆转的。临床前和临床研究新出现的科学证据使得这些药物利大于弊的论点逐渐失去支撑。现有数据表明,这些药物尤其会对一部分容易受到影响的男性造成严重的不良反应。FDA对这些药物用于化学预防PCa的极力反对也证实了这一点。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于2011年要求对其瓶签进行修改,还指出了这些药物对人体的副作用。医生需要了解这些药物的副作用,并鼓励他们在开始使用非那雄胺或度他雄胺治疗之前与患者分享这些信息。

Traish MT, Mulgaonkar A, Giordano N, et al. The Dark Side of 5α-Reductase Inhibitors' Therapy: Sexual Dysfunction, High Gleason Grade Prostate Cancer and Depression. Korean J Urol. 2014 Jun; 55(6): 367–379. Published online 2014 Jun 16. doi: 10.4111/kju.2014.55.6.367. [PubMed]

长期使用多沙唑嗪,非那雄胺和联合疗法 治疗下尿路症状/良性前列腺增生的男性 的性功能发生变化

伴有下尿路症状的良性前列腺增生患者长期使用这些药物会对他们的性功能产生影响。该研究对这种影响有更加广泛的认识和深刻的理解。非那雄胺或联合治疗会损伤性功能,而单用多沙唑嗪进行治疗的副作用(即使有)是最小的。医生应与患者讨论这些治疗伴有下尿路症状的良性前列腺增生的药物可能对性功能造成的长期影响。

Fwu CW, Eggers PW, Kirkali Z, McVary KT, Burrows PK, Kusek JW, et al. Change in sexual function in men with lower urinary tract symptoms/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 associated with long-term treatment with doxazosin, finasteride, and combined therapy. J Urol. 2014 Jun;191(6):1828-34. doi: 10.1016/j.juro.2013.12.014. Epub 2013 Dec 14. [PubMed]

5α-还原酶抑制剂的不良反应:我们知道 什么,不知道什么,需要知道什么?

最近的临床前和临床研究结果表明,5α-R抑制剂有利也有弊。 未来应该研究不良副作用持续存在的生化和生理机制,来确定一部分患者患有这种持续性或不可逆的不良反应的原因。 此外,亟需密切关注临床研究以便更好的定义那些可能受到此类药物不利影响的受试者。

Traish AM, Melcangi RC, Bortolato M, Garcia-Segura LM, Zitzmann M, et al. Adverse effects of 5α-reductase inhibitors: What do we know, don't know, and need to know? Rev Endocr Metab Disord. 2015 Sep;16(3):177-98. doi: 10.1007/s11154-015-9319-y. [PubMed]

探索非那雄胺的神经机制:伏隔核蛋白组 学分析

最近的证据表明,虽然[非那雄胺](FIN)耐受性良好,但会对一部分患者造成不良的心理影响。此外,从图雷特综合征到精神分裂症,该药物可以治疗许多不同种类的神经精神病症。在患有这些病症的大鼠模型中,已证实FIN可以阻断伏隔核——多巴胺中脑边缘系统的关键末端(NAcc)中多巴胺受体的作用。然而,这些影响的生物学基础仍然是难以确定的。结果表明FIN治疗影响了许多参与关键功能过程的伏隔核组蛋白的表达,如γ氨基丁酸能神经传递的调节,以及类固醇和嘧啶代谢。这些发现可能对于理解FIN的神经精神副作用的神经化学机制以及其对神经和精神疾病的潜在治疗特性至关重要。

Soggiu A, Piras C, Greco V, Devoto P, Urbani A, Calzetta L, Bortolato M, Roncada P, et al. Exploring the neural mechanisms of finasteride: a proteomic analysis in the nucleus accumbens.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 2016 Dec;74:387-396. doi: 10.1016/j.psyneuen.2016.10.001. Epub 2016 Oct 6. [PubMed]

非那雄胺治疗后持续的性,情感和认知障 碍:一项男性报告症状的调查

非那雄胺是一种合成的5-α还原酶抑制剂,可防止睾酮转化为二氢睾酮,用于治疗男性型脱发20余年。随机对照试验使非那雄胺与可逆和持续的不良反应联系起来。在这项试点研究中,我们试图描述男性在停止服药后至少3个月里所经历的性和非性副作用。基于之前对非那雄胺持续副作用的研究,我们开展了一项针对六个领域的互联网调查:身体症状,性欲,射精障碍,阴茎和睾丸功能异常,认知症状和心理症状,并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有非那雄胺副作用症状的患者。分析131名服用非那雄胺治疗男性型脱发的健康男性(平均年龄24岁)的回复,值得一提的是,不良反应存在于各个领域中,这表明“后非那雄胺后综合症”存在的可能性。

Ganzer CA, Jacobs AR, Iqbal F, et al. Persistent sexual, emotional, and cognitive impairment post-finasteride: a survey of men reporting symptoms. Am J Mens Health. 2015 May;9(3):222-8. doi: 10.1177/1557988314538445. Epub 2014 Jun 13. [PubMed]

非那雄胺用于治疗脱发后出现持续的性症 状的男性特征

对非那雄胺产生不良反应的患者,他们的国际勃起功能症状评分表的分数显著下降。在勃起功能,性欲,性高潮,性生活满意度和总体满意度方面的分数也明显降低。存在“贝克抑郁自量表(BDI)中的分数的子集和右伏隔核,左前置扣带皮层,右岛叶,右侧外侧眶额叶皮层和左后扣带中的血氧水平依赖(BOLD)活动呈正相关,BDI的分项分数与右侧海马旁/梭状回中BOLD活动呈负相关。这种神经回路与在重度抑郁症中发现的功能异常相一致”

Basaria S, Jasuja R, Huang G, Wharton W, Pan H, Pencina K, Li Z, Travison TG, Bhawan J, Gonthier R, Labrie F, Dury AY, Serra C, Papazian A, O'Leary M, Amr S, Storer TW, Stern E, Bhasin S, et al. Characteristics of Men Who Report Persistent Sexual Symptoms After Finasteride Use for Hair Loss.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16 Dec;101(12):4669-4680. Epub 2016 Sep 23. [PubMed]

暴露于5α-还原酶抑制剂(5α-RI)(非那 雄胺或度他雄胺)的男性存在持续勃起功 能障碍

不考虑年龄和其他已知的危险因素,我们想要确定患[持续性勃起功能障碍](PED)的风险是否会随着服用5α- RI时间的延长而加大。在11,909名服用5α- RI的男性中,患有PED的有167名(占1.4%)。在530名勃起功能障碍(ED)的新患者中,患有PED的有167名(占31.5%)。没有前列腺疾病并服用超过208.5天非类固醇消炎药的男性患PED的风险是接触5α-RI时间较短男性的4.8倍。在103名年轻的ED新患者中,患有PED的有34名(占33%)。 服用超过205天非那雄胺的年轻男性患PED(NNH 108.2,p <0.004)的风险是接触时间较短男性的4.9倍。 结论和相关性:长期接触5α-RI的男性患PED的风险较高。 年轻男性长期接触非那雄胺比所有其他评估的风险因素更易患PED。

Kiguradze T, Temps WH, Yarnold PR, Cashy J, Brannigan RE, Nardone B, Micali G, West DP, Belknap SM. Persistent erectile dysfunction in men exposed to the 5α-reductase inhibitors, finasteride, or dutasteride. PeerJ. 2017 Mar 9;5:e3020. doi: 10.7717/peerj.3020. eCollection 2017. [PubMed]

后非那雄胺综合症患者的神经活性类固醇 水平和精神特征和雄激素特征

据分析,PFS患者脑脊液中的一些神经活性类固醇的水平与健康对照组相比有显著差异。尤其是PFS患者脑脊液中的孕烯醇酮及其代谢产物孕酮和DHP,他们的水平显著降低。PFS患者的重要脑功能生理调节剂的水平发生了变化,如神经活性类固醇。这可以解释所观察的PFS患者的精神特征和雄激素特征。

Melcangi RC, Santi D, Spezzano R, Grimoldi M, Tabacchi T, Fusco ML, Diviccaro S, Giatti S, Carrà G, Caruso D, Simoni M, Cavaletti G. Neuroactive steroid levels and psychiatric and andrological features in post-finasteride patients. J Steroid Biochem Mol Biol. 2017 Jul;171:229-235. doi: 10.1016/j.jsbmb.2017.04.003. Epub 2017 Apr 10. [PubMed]

药物警戒研究显示:服用低剂量非那雄胺 的年轻男性患有持续性功能障碍和自杀意 念

性功能障碍(SD)和自杀意念(SI)报告概述:1998年至2013年期间,向FDA提交的低剂量非那雄胺不良事件报告共有15,518份, 相当于18-45岁男性提交了4910份报告。在使用低剂量非那雄胺的年轻男性所提交的报告中显示,患持久性SD和SI的分别占11.8%(577份报告)和7.9%(39份报告)。 大约87%(34/39名男性)的男性同时患有SD和(SI)。 结论:我们的研究表明,用低剂量非那雄胺治疗雄激素性脱发的年轻男性有患有持续性SD的风险,这种风险可能导致SI。

Ali AK, Heran BS, Etminan M. Persistent Sexual Dysfunction and Suicidal Ideation in Young Men Treated with Low-Dose Finasteride: A Pharmacovigilance Study. Pharmacotherapy. 2015 Jul;35(7):687-95. doi: 10.1002/phar.1612. Epub 2015 Jul 1. [PubMed]

5α-还原酶抑制剂(5α-RIs)对男性性 功能和心理健康的影响

5α-还原酶抑制剂(5α-RI)如非那雄胺和度他雄胺可用于临床治疗下尿路症状(LUTS)继发良性前列腺增生(BPH)以及雄激素性秃发症(AGA)。然而,这些药物具有严重的副作用,对于一些患者来说,这些副作用是持久或不可逆的。这些药物会干扰神经甾体的生物合成和代谢,并可能对情绪产生不利影响,导致压力和焦虑,抑郁症加重。临床前和临床研究的大量数据表明这些药物会导致性欲丧失或降低,加大患勃起功能障碍和射精功能障碍的风险,并可能引发抑郁症。临床医生必须考虑到这些不良反应及其对患者健康的影响,并在开处方前就这些药物的潜在危害与患者开诚布公。

Traish AM, et al. The Impact of the 5α-Reductase Inhibitors (5α-RIs) on Male Sexual Function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Curr Sex Health Rep (2015) 7: 210. https://doi.org/10.1007/s11930-015-0061-y. [Springer Link]

对使用非那雄胺治疗雄激素性秃发症后长 期不良反应的79名年轻男性进行的观察 性回顾性评估

人们越来越担心非那雄胺的副作用。男性服用非那雄胺后,会出现长期的性和非性副作用,我们是要确定这些症状的类型和出现的频率(最近这种病症称为非那雄胺综合征,PFS)。79名参与者提到的最常见的性症状是阴茎敏感性丧失(占87.3%)射精力下降(82.3%)和阴茎温度低(78.5%)。 最常见的非性症状是生活乐趣减少或情绪低下(快感缺乏症)(75.9%),注意力不集中(72.2%),肌张力/质量减少(51.9%)。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导致后非那雄胺综合征的病理生理和生化途径。

Chiriacò G, Cauci S, Mazzon G, Trombetta C, et al. An observational retrospective evaluation of 79 young men with long-term adverse effects after use of finasteride against androgenetic alopecia. Andrology. 2016 Mar;4(2):245-50. doi: 10.1111/andr.12147. Epub 2016 Jan 13. [PubMed]

后非那雄胺类患者脑脊液和血浆中的神经 活性类固醇水平发生改变,出现持续的 性副作用和焦虑/抑郁症状

- 介绍:经观察,一部分使用非那雄胺(一种5α-还原酶的抑制剂)治疗男性型脱发的受试者在治疗结束时可能出现性功能障碍以及焦虑/抑郁的症状,停药后这种情况仍然继续。

- 目的: 有这样一个假设来解释接受非那雄胺治疗后所出现的抑郁症的原因:神经活性类固醇水平受损。因此,评估了接受非那雄胺治疗雄激素性脱发的男性患者的配对血浆和脑脊液样品中的神经活性类固醇水平,结果显示,他们在停药后仍出现长期的性副作用以及焦虑/抑郁的症状。

- 结论:目前所观察的结果证实,尽管雄激素性脱发的患者停止使用非那雄胺治疗,但其与抑郁症状相关的神经活性类固醇水平依然会受损。

Melcangi RC, Caruso D, Abbiati F, Giatti S, Calabrese D, Piazza F, Cavaletti G, et al. Effects of 5-alpha reductase inhibitors on erectile function, sexual desire and ejaculation. Expert Opin Drug Saf. 2013 Jan;12(1):81-90. doi: 10.1517/14740338.2013.742885. Epub 2012 Nov 22. [PubMed]

初步报告显示:男性服用具有持续性副作 用的非那雄胺后饮酒量减少

- 背景:在啮齿类动物的文献中发现了关于非那雄胺和酒精之间的相互作用,特别是与神经甾体有关的相互作用,但并没有在人类的文献中发现。经证实,非那雄胺能够减少雄性小鼠的酒精摄入量并使其对酒精失去兴趣。本研究探讨了非那雄胺对脱发男性饮酒的影响。

- 结果:63名男性在服用非那雄胺前饮用至少1杯酒精饮料,41名男性(65%)在停用非那雄胺后饮酒量减少。这种饮酒量的减少通常在停用非那雄胺之前开始。20名男性(32%)的饮酒量没有发生变化,2名男性(3%)的饮酒量增加。63名饮酒者每星期饮用酒精饮料的平均数量(±SE)从服用非那雄胺前的5.2±0.7下降至服用非那雄胺后的2.0±0.3(p <0.0001)。研究的主要问题是缺乏对照组。

- 结论:在出现持续性副作用的前非那雄胺男性使用者中,65%的饮酒量与基线相比有所下降。这一发现与非那雄胺可以调节啮齿动物的饮酒量是一致的。还需要进

一步研究非那雄胺对人类中枢神经系统的影响。

Irwig, MS. Decreased alcohol consumption among former male users of finasteride with persistent sexual side effects: a preliminary report. Alcohol Clin Exp Res. 2013 Nov;37(11):1823-6. doi: 10.1111/acer.12177. Epub 2013 Jun 13. [PubMed]

非那雄胺抗雄激素性脱发后长期持久不良影响的年轻男性雄激素受体(AR)基因(CAG)n和(GGN)n长度多态性和症状

这项研究表明,根据PFS患者报告的症状,短和/或长(CAG)n和(GGN)n重复的频率不同,这很可能反映了AR调控的大量基因。 这项研究显示了针对皮肤干燥症状的(CAG)n重复序列的U曲线轮廓,其中两个极端情况都比中等重复序列的情况要差。 为了使用精确医学方法研究PFS病理生理,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Cauci S, Chiriacò G, Cecchin E, et al. Sex Med. 2017 Mar;5(1):e61-e71. doi: 10.1016/j.esxm.2016.11.001.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非那雄胺导致年轻男性持续的性和非性副 作用

结论:非那雄胺对年轻男性的持续不良反应包括勃起功能障碍,性欲低下,性高潮缺乏,抑郁和饮酒量减少。 一项研究发现该人群的几种神经甾体水平较低。 在各种持续性副作用中,勃起功能障碍和饮酒量减少是动物模型中研究最多的。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易受非那雄胺持续不良作用的影响的人群以及药物的潜在机制。

Irwig, MS. Persistent Sexual and Nonsexual Adverse Effects of Finasteride in Younger Men. Sex Med Rev. 2014 Jan;2(1):24-35. doi: 10.1002/smrj.19. Epub 2015 Oct 19. [PubMed]